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ERC20换TRC20(www.u2u.it):“中国马拉松第一人”张亮友:奔跑一生,停步在这个冬天 |逝者

ERC20换TRC20(www.u2u.it):“中国马拉松第一人”张亮友:奔跑一生,停步在这个冬天 |逝者

分类:财经

标签: # 三公最明智的打法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Sòng bài online(www.84vng.com):Sòng bài online(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Sòng bài online(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Sòng bài online(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张亮友不想停下脚步。

12岁,他开始每天清晨在做工的矿上奔跑;30岁,他跑出了中国第一个马拉松纪录;57岁,身侧多了妻子的身影;63岁,他接过亚运会的火炬;87岁,在家人弟子的陪伴下,他冲到了最后一场全程马拉松的终点――

直到衰老赶上了他。人生的最后四年,他已经颤颤巍巍走不出一条直线,仍旧要每天绕着房子跑几圈。一个月前,他生了一场小病。痊愈后,他不得不拄起拐杖,绕着走廊来回踱步。这个高大魁梧、背脊笔直的跑者,畅想着越过这个冬天,等身子骨缓过劲儿来,再重新出发。

直到生命的最后,他对人世的眷恋仍旧是跑步。11月7日,95岁的张亮友在家中去世。他被誉为“中国马拉松第一人”,作为一个符号,见证着中国马拉松从小众爱好发展为全民运动。世人眼中的“跑疯子”,以常人无法理解的执着,跑完了他的一生。

“中国马拉松第一人”张亮友。受访者供图

“跑疯子”

11月7日,在江苏省仪征市的家中,张亮友如往常一样,早上起来吃了一个馒头、一个鸡蛋、一杯牛奶。擦过身子、换了身衣服之后,张亮友说自己累了,要躺一会儿。

没多久,小女儿曹敏听到几声“老伴”“老伴”的喊叫,她赶过去时,母亲正顺着父亲的胸口,而一旁的父亲,缓缓闭上了眼睛。

张亮友逝去得突然又安详,前后不过10分钟。生病卧床时他一直念叨的“要重新跑起来”,终究没能实现。

整理遗物时,曹敏发现,父亲的衣服只有运动服,鞋子也只有跑鞋。新的旧的,足足有五六十双,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个大柜子里,每双鞋的鞋带都是系好的。

跑步贯穿了张亮友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里,他保持着一种极度规律的生活。

12岁开始,他每天清晨在煤矿上奔跑;后来到了一家铁合金厂做副厂长,还是每天天不亮就出门跑步,跑完去上班,到的比工人还早,下班后晚上9点就睡了,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很少;2018年搬到江苏仪征前,他生活在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区一家旧厂房后面,凌晨3点半打着手电出门跑步,每天10公里以上,风雨无阻;哪怕已经90岁高龄,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仍然要绕着房子小跑几圈。

他跑过泥路、石子路,穿过布鞋、胶鞋,甚至光着脚跑过。条件艰苦的年月,他就穿着厂里发的布鞋跑,底掉了,用胶皮补上,磨穿了,用草绳捆着,一双鞋上补丁摞着补丁。脚经常被磨破,一个脚趾由于长时间跑步,变了形,跑步前得先用布包裹起来。

跑友刘保平记得,一个12月下着雨的湿冷早晨,他看到浑身湿透的张亮友正在跑步,问他,“你停一天不行吗?”

连家人都不理解这种执着。“小时候,很少能见到父亲的身影,他不是上班就是跑步。”曹敏说,“我们子女都不理解,觉得只有傻子、疯子才这样跑。”

“跑疯子”,甚至有人当面这么叫他。

直到晚年,张亮友与妻子还在每天跑步。受访者供图

“中国马拉松第一人”

很长一段时间里,周围的邻居、同事并不知道,这个“跑疯子”,还有个“中国马拉松第一人”的名号。

这个故事同样充满“张亮友”式的执着――在忙着解决温饱问题的上世纪50年代,作为一名煤矿工人,张亮友就敢给时任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现为国家体育总局)主任的贺龙写信,建议国家开展马拉松项目。可以想见,这封信石沉大海。但他接着写了第二封信、第三封信,直到1957年国家体委在安徽合肥举行了全国第一场马拉松测试赛。

那年张亮友30岁,身高1米76,腿不长,没有生理上的天赋。他出生在安徽省淮南市一户普通的农家,父母没有跑步的习惯。清粥白菜馒头,也没有给他补充所需的蛋白质。这些条件都不适于运动。但对一场马拉松比赛来说,精神力量比体力更重要,张亮友恰好具有一种坚韧的毅力。

1957年的张亮友。受访者供图

1939年,12岁的张亮友开始在安徽淮南大通煤矿打工。此前一年,侵华日军占领了淮南,大通煤矿被他们占据。当时,日本人举行运动会,正在长个子的张亮友跑过去看,发现里面没有一个中国人,问起周围人,得到的回答是:“跑不过他们,参加了也拿不到名次,这不丢人吗?”

“要为中国人争口气”,源于这股冲动,张亮友开始跑步。夏天是三四点,冬天是五六点,天刚蒙蒙亮,张亮友就开始跑。矿上三班倒,为了空出早上的时间,他经常和人把早班换成夜班,跑完了,倒头就睡。

努力起先并未得到回报。1953年,大通煤矿举办了一场职工运动会,在一万米长跑比赛上,张亮友跑了个最后一名。“证明自己”的冲动再次在他体内翻涌。在加大强度锻炼下,1955年,他获得安徽省运动会长跑冠军,同一年,在上海全民运动会上,他再次取得了一万米长跑冠军。

他花5分钱从上海买回了一本马拉松方面的书籍,这才知道,还有马拉松这项运动,全程42.195公里,远超一万米的距离。此后,他给自己定下每天50公里的任务量,同时写信建议国家开展马拉松项目。

1957年12月,全国第一场马拉松测试赛开始,共20位选手参赛。砂石铺就的路面,跑起来尘土飞扬,周围没有观众。张亮友跑得不紧不慢,与他共同参与这场比赛的老同事陈宏喜记得,张亮友起先并非是跑在最前面的,但他“心态很好,不紧张”。

,

telegram群发软件破解版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群发软件破解版包括telegram群发软件破解版、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群发软件破解版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30公里之后,马拉松选手迎来最难熬的节点――“撞墙”。肌肉开始罢工,意志力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许多选手在这时候都没有坚持下来。但熬过这一段,人的体能又会逐渐恢复过来。张亮友跑得稳,陈宏喜跟得紧,最终他们一个第一,一个第三。

把推广马拉松变成自己的责任

获得冠军后,张亮友从赛场上消失了。直到1984年,57岁的张亮友被国家选去美国参加洛杉矶第十七届世界老年锦标赛。

而陈宏喜在安徽省体校训练了两年后,因为运动员没有收入,又回到了矿上,之后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赛事。

在那个年代,对大多数人来说,养家糊口排在首位,爱好则是奢侈品。张亮友将“冠军”的头衔内化成“责任”,在工作之余见缝插针地推广马拉松。测试赛后两年,矿上跑步的人从三五个,变成了十多个。

张亮友以一种笨拙而赤忱的方式带动身边触手可及的那些人。上世纪80年代,他去了一家铁合金工厂做副厂长,发动厂里30多位工人一起办了一个马拉松比赛。当时,他用“谁跑好了,我奖励你们喝酒”的方式承诺那些干体力活的年轻人。

1998年,北京马拉松向全社会开放,这意味着马拉松从专业竞技走向大众,业余运动员也能参加。就在一年前,张亮友找到了已经退休的陈宏喜,鼓励他重新开始跑步。41年后,71岁的张亮友和61岁的陈宏喜一起参加了第二场马拉松。

张亮友(左四)与他的跑友、弟子。受访者供图

此后赛事开始增多,但很多人对跑步还抱有最原始的认知,“迈开腿不就行了吗?”张亮友开始学习科学跑步的知识,然后传授给周围的人。曹敏记得,父亲每天都把体育报带在身上,“去外地出差,只要看到与体育有关的东西,他都会买回来。”

他成了民间“教练”,每遇到一个跑步爱好者就得“指点”一番。刘保平第一次认识张亮友,就是在自己日常跑步的路上。那是2007年,跑步成了健康的代名词。51岁的刘保平患了腰椎间盘突出,听从医生的嘱咐,开始晨练跑步。没想到,张亮友一见他就拉着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跑步多少配速?”

“我哪知道这个啊。”刘保平说,初次见面,张亮友就迫不及待让他跑一圈,“他要骑自行车给我测速,然后根据测速的结果指导我,前半场配速要在5分钟一公里,后半场要突破5分钟。”

刘保平开始跟着张亮友训练,见识到了他严格的一面。7月份,淮南气温高达40℃,他让跑友们绕着田径场跑20圈,每一圈不能超过2分钟,少一圈补三圈。有一次刘保平没跑下来,心里纳闷,没跑下来就没跑下来,下次跑不就行了?张亮友说,“你错了,这一圈没跑下来,以后怎么坚持锻炼?”

张亮友的“徒弟”遍布各行各业,有老师、医生、学生、煤矿工人……他热衷于把他们都带到马拉松赛场上去,刘保平统计过,张亮友参加马拉松比赛“一年不下40次”,他一个月2000块钱退休金的一半都花在了火车票和旅馆上。

2005年到2010年,淮南市的跑友团从2个增加到6个,新增4个团的团长全是张亮友的弟子。每次协商什么事情,都会约在张亮友那处老厂房里。退休后,张亮友开始琢磨厨艺,他捧着烹饪书学习,招待每一位访客。烟火气弥漫在跑友们的每一次聚会中。

“就像一个勇士一样”

长跑是一项耐力运动,它塑造了张亮友的性格――做事认真、执着坚韧、说一不二。

每做一件事情,一定要认真地去做。这是张亮友对子女的教诲。每回家庭聚餐,他听完子女的近况,总会说一句“不要气馁,一件事执着地做下去,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

家人的印象里,跑步就是张亮友的全世界,他确实如教育子女时所说的那般,一件事执着地做下去,并不在意结果。

他带动了妻子一起跑步,1984年开始,两人总是结伴同行。2014年,87岁的张亮友和老伴参加了最后一次全程马拉松比赛,这次是由子女陪同。

在郑开国际马拉松赛场上,曹敏第一次看到了不一样的父亲,“就像一个勇士一样”,抑制不住地兴奋、开心,仿佛浑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在准备开赛,“这是他在家里完全没有过的状态。”

2014年,张亮友参加郑开马拉松赛的证书。受访者供图

这场比赛是张亮友与妻子的“挂靴”之赛,就像与马拉松做了一场告别。此后,他仍旧带着跑友参加城市马拉松,但不再参赛。也是在这一年,张亮友结识了小他30岁的魏普龙。

某种意义上,魏普龙是张亮友最得意的弟子,实现了他一直以来的诸多愿望。他说要带动很多人参与,魏普龙在2014年成立了马拉松协会;他说马拉松要有文化传承,魏普龙建立了蜀山马拉松文化博物馆、大圩马拉松小镇。2015年起,各大城市开始举办马拉松赛事,从之前的每年一二十场增加到上百场,2019年甚至达到上千场。商业逻辑由此嵌入马拉松赛事中,马拉松迎来了井喷式发展。

如果说张亮友是凭借着自己的一腔热忱在宣传、推广马拉松,魏普龙则更适应商业化的马拉松,他将收入花在协会、赛事的运营上,“办一场赛事,一定要在社会上有影响力和传播力。”

时代的车辙碾过那些质朴又笨拙的方法,张亮友也逐渐老去。2018年搬去江苏仪征后,物理上,250多公里隔开了他与自己构筑的马拉松基地,但依靠电子媒介,他仍旧关注着跑友圈的一举一动――每天边绕着小区跑步边跟魏普龙视频,守着家中的电视看体育频道,坐在座机旁与淮南跑友寒暄聊天。

他放不下马拉松。陈宏喜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老友张亮友,是在去年。日暮西山,他们互相拉着走。最后,如同口头禅一般,张亮友再次嘱托这位参加了中国第一场马拉松测试赛的老人:“要把马拉松发展起来。”

新京报记者 徐巧丽

编辑 刘倩 校对 吴兴发

,

ERC20换TRC20,TRC20换ERC20www.u2u.it)是最高效的ERC20换TRC20,TRC20换ERC20的平台.ERC20 USDT换TRC20 USDT,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手续费低。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